欲找他谈谈,章太太却阻止了他。

  “放心!小深这孩子向来有分寸,而且他投的是自己的钱,咱们还是不要干涉他比较好,再说了,就算亏了就当买个教训好了,咱们在一旁多注意点就是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小深这孩子自小就比常人聪明,又向来有分寸,咱们应该相信他才是。”章三少显然还有些犹豫,章太太打断了他。

  章三少:“……”

  好吧,妻子都这么说了,他还能说什么?

  或许他应该对儿子多些信心,毕竟天才是不能用常理来衡量的,章三少如此安慰自己。

  章淮深并不知道他妈妈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替他解决了一个小麻烦,当然,就算是他爸爸来劝他,他也不会轻易改变主意的。

  两天后,宗渺买的那几只股票,已经又翻了好几倍了,若是换了寻常人恐怕早就乐得不见牙了,宗渺却果断的抛售了出去。

  章淮深知道后,不由感叹了一句:“你倒是舍得!”,寻常人哪怕猜到可能很快就会跌了,也会犹豫一二才会抛售出去。

  “因为我深知‘贪心不足蛇吞象’的道理,要是在晚点,指不定会赔得血本无归。”宗渺一点坦然的说道。

  果然,她刚说完这句话还不到十分钟,那几只股票便开始狂跌了,许多股民都被赔得血本无归。

  章淮深为此对她的眼光更加佩服了,若非了解宗渺的身份,他都要怀疑她是不是有什么内幕消息了。

  当然,他本人的眼光也不差,他买的那支股票也同样开始上涨了,根据这个上涨的趋势,他应该也能赚不少。

  不过章淮深终究还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眼光有限,就在他买的那些几只股票翻了数几十倍的时候,宗渺却劝他赶紧抛出去。

  章淮深原本打算等过两天再抛出去的,不过在听了宗渺的提议后,毫不犹豫地抛了出去。

  事后他十分庆幸自己听了宗渺的话,否则先前赚到的,都要赔不少进去了,章淮深这次对宗渺可谓佩服得五体投地。

  “你买的那几只股票怎么样了?”到了吃晚饭的时候,章三少忍不住开口问道。

  “爸爸怎么知道我买了股票?”章淮深有些惊讶的看着他,虽然自己并没有刻意隐瞒这事,但也不曾告诉过他们,爸爸是怎么知道的?

  “当然是从你前段时间买书的行为,以及信用卡上的扣款通知知道的。”章三少眼中闪过一丝心虚,嘴里却十分理直气壮。

  章淮深毕竟还未成年,他用的那张信用卡,用的还是章三少的名义办理的。

  章淮深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小赚了一笔,已经抛出去了,刚重新买了几只新的。”章淮深嘴角微翘,泄露了他的好心情。

  “真的?”章太太闻言,不禁有些惊讶,随即夸赞道:“那小深的眼光可真不错,不过投资有风险,最好还是谨慎一些为好!”

  章太太以为他说的小赚一笔,真的只是赚了一点点,不过心里还是为他感觉到高兴。

  她原本以为只要儿子不要亏太多就行了,不料他买的那几只股票还真的涨了,那他这眼光还真不错。

  “没亏就好!”章三少也同样暗暗松了口气,心道:这小子可真有能耐,这才八岁呢就会炒股了,真不愧是个天才。

  “嗯,多亏了渺渺的提醒,我才会果断地抛了出去。”章淮深这下心情更好了,不过他并没有忘记宗渺的功劳。

  “渺渺竟然也懂股票么?”章太太这下是真的惊讶了,章三少也同样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现在的孩子都这么能耐了么?

  “嗯,渺渺可厉害了,她现在已经赚了将近一百万了。”章淮深一脸骄傲地说道,仿佛赚到那么多钱的人是似自己的。

  当然,他的确赚得比宗渺多,如今也已经是个拥有几千万的小富翁了,不过那是因为他投入的本钱也多。

  不像宗渺,原本的本钱只有一千块,如今能够从一千元翻到了几十万元,已经算是非常了不起的了。

  由于章三少和章太太并不干涉章准深与宗渺的交往,所以自然也不知道章淮深给宗渺寄书的事。

  “那她投入的本金是多少?”章三少饶有兴趣地问道,心里第一次对于宗渺这个小女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章太太也同样竖起了耳朵,据她所知,宗永丰夫妇俩原本月收入加起来,总共也只有一万多,先前又不愿意接受他们的谢礼(钱)。

  虽说宗永丰如今已经成为一位经理了,但是总的来说薪水也不算很高(对于他们而言),能够给宗渺投资的本钱必定没有多少。

  再说了,宗渺再聪明也还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她的父母哪怕再怎么宠她,肯定也不会给她太多的钱,她猜顶多会给她一万元以下。

  “一千块!”章淮深说到这点,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异彩,渺渺真不愧是他的好朋友。

  “一千?”章太太不由惊呼出声,表情顿时有些不淡定了。

  夫妇俩对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抹震惊的神色:“那她把这一千块变成将近百万,经历了多长的时间?”

  “差不多半个月吧!”章淮深想了想答道,宗渺给他早几天开始买股票的。

  “才半个月的时间?”这次惊呼出声的人是章三少,这都翻了多少倍了?

  那孩子的运气也未免太好了吧?

  是的,在章三少看来,宗渺这绝对是走了狗屎运了,要说她是靠实力赚了这么多,他是不太相信的。

  虽然,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

  但是让他相信宗渺一个七岁的孩子,是个炒股高手,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再怎么天才也不至于天才到这种程度。

  若是章三少知道宗渺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孩子,而且还是一个真正的‘大佬’的话,估计就不会那么想了。

  宗渺会用实力告诉他,她靠的可不仅仅只是运气,而实力。

  当然,对于自己运气好这一点,宗渺并没有否认,因为她身上所拥有的功德值,是可以给她带着好运的。

  “是的!”渺渺可厉害了!章淮深脸上再次露出一副与有荣焉的神情,一双眼睛亮晶晶的。

  也就是这会儿的他,看起来才像是一个真正的孩子,不像平常,思维成熟得不像是一个孩子。

欢迎大家访问:无名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bookwm.com/book/64367/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