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名大太监刚刚接替老板子,哪里有什么底气跟君尽欢叫板?

????他战战兢兢的走出来,手中捧着皇后的懿旨:“现在就由老奴宣读皇后的懿旨。”

????这份懿旨是皇后苏醒之后受到千懿福的威胁,亲手写下的懿旨并亲手加盖皇后印章,内容有两条,一是太子应该即刻登基为帝,二是由皇室、朝廷选出三名辅佐之臣,共同辅佐太子,直至太子年满十八岁。

????千懿福在威胁皇上写下这份懿旨时并不知道君尽欢还活着,因此懿旨里没有提及让君尽欢辅佐太子,但,那份请愿书却被君尽欢临时加了一条——由君尽欢辅佐太子治理国事。

????请愿书乃是京城最有权势的皇亲国戚、朝廷重臣的“请愿”,这些人足以代表皇室和朝廷,他们请愿由君尽欢辅佐太子治理国事,当然就意味着皇室、朝廷放弃了选择其他人辅佐的机会。

????这名大太监宣读完皇后的懿旨和那份请愿书后,君尽欢微笑的扫视堂下:“诸位可有不同意见?”

????有——很多人都这么想,然而,谁敢吭声?

????至少站在大殿之内的那批,是不敢吭声了。

????就在君尽欢面露得意的神色,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大殿外的一人中气十足的开口了:“皇上才病了两日就这么急着立新君,我觉得不妥!再说了,皇上是谁害的还不准呢,咱们应该先查凶手,再考虑立新君的事儿!”

????有几人纷纷附和:“陈巡抚说的是,皇上刚刚病倒就立新君,且新君不过两三岁,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这么看来,君尽欢不就是摄政王了么?哼,司马昭之心……”

????其他臣子一看,喝,这几名官员都是刚刚回到京城的,也是皇上一手提拔起来的,难怪不知眼下是什么情况,在找死呢?

????君尽欢却是没有生气,而是等那几个都说完了才笑吟吟的道:“你们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但是,在皇上中毒昏迷之后,这朝堂上的事情由皇后和各位皇室长者、朝廷重臣说了算,你们的意见大不过皇后的懿旨和这份请愿书。”

????陈巡抚出身也算显赫,却不是京城本地人,同时还是当朝最年轻的巡抚且与皇上的关系极为亲近,故而一直不把君尽欢放在眼里。

????这回听了君尽欢的话,他又高声道:“但皇后的懿旨和这份请愿书大不过皇上的意思,我相信皇上一定不想让年幼的太子继承皇位,你们擅自作主,就是渎职皇权,违背圣意,皇上若是醒过来,一定饶不了你们。”

????与他交好的几名官员又纷纷附和:“说的是,皇权的事情,岂能容皇上之外的人作主?”

????所有人都看着君尽欢,他要怎么对付陈巡抚几人?

????君尽欢不仅未露半点愠色,还点了点头:“你们说得有理,皇上到底答不答应太子继位,确实得问过皇上才知晓,所以,我现在就送你们去见皇上,让你们亲自问问皇上的意思。”

????说罢他抬了抬手:“去,送他们去见皇上。”

????“是。”围在他和太子四周的多名蒙面铁骑大步走出大殿,每两人反扭一人的双臂,押着他们大步离开。

????“君尽欢你这是做什么?想灭口不成?”陈巡抚之前都听说君尽欢如何的谦谦君子,没有亲眼见过君尽欢的狠辣和心机,这会儿还要破口大骂,“众目睽睽,你敢灭我们的口,没有人会服你和忍你!你不要仗着你是驸马和太子生父就为所欲为,这天泽城不是你这种出身贱民的人物可以嚣张的……”

????除了他,没有人吭声,众人都在暗暗猜测他这几个人会有什么下场。

????君尽欢待陈巡抚等人消失后,又笑吟吟的道:“各位对皇后的懿旨和这份请愿书可还有什么异议?”

????有一批臣子很机灵的高声道:“臣等没有异议,臣等恭迎太子登基——”

????“很好。”君尽欢点点头,“如今皇上病倒昏迷,太子登基仪式不宜大操大办,而且国事堆积,等待不得,所以我建议现在就以最简单的方式举行太子登基仪式,明日正常举行早朝,各位意下如何?”

????众臣看着那些目光冷酷、杀气腾腾的蒙面骑兵,敢有什么意见?

????于是个个都高声道:“如此甚好——”

????接下来就是太子登基仪式。

????君尽欢本来就是礼部尚书,而在他刚刚进城的时候就已经给礼部其他官员传达了简单准备太子登基仪式的命令,这会儿他一开口,仪式很快就开始了。

????不过,太子登基乃是大事,即使以最简单的标准去办也得忙上一天,因此,皇宫这一日都在忙着太子登基的事情,君尽欢连同所有进宫的官员都无暇再顾及其它。

????而在皇宫之外,也有很多人在拼命和忙碌着。

????唐临风就是其中之一。

????大下午的,他浑身是伤的蜷坐在大树之下,喘着粗气,啃着野果,在心里快速的琢磨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早上,他被那些蒙面骑兵追杀时一路逃到这条河边,利用自己擅长游水的优势渡河上岸,成功的甩掉了大部分追兵,虽然后面有几名骑兵也游到了对岸,却遭到了他的伏击。

????在经过几次艰险的对战之后,身受重伤的他成功杀掉了那几名追兵,眼下他暂时是安全的。

????不过,君尽欢绝对不会放过他的,那些骑兵一定还在寻找他和追杀他,他伤痕累累,疲惫不堪,要不是体质极好且身上带有上好的急救药品,他根本撑不到现在,但,他现在也已经快到极限了。

????怎么办?

????根据他的判断,君尽欢这次应该能赢,千梦同那边只怕已经无力翻身,他自己的青龙大营在遭受朱雀大营和蒙面铁骑的共同打击之下,应该也差不多被摧毁了,他不能再回青龙大营。

????青龙大营回不去,而他的亲信、心腹估计也是被杀的杀、被监视的监视,他也不能去找那些亲信、心腹,加上他需要时间养伤,那他还能去哪里?

????唔,他在外头养的几个女人倒是还不知道他的身份,而且她们都无亲无故、安分守己,他给她们的吃穿用住都不小气,他倒是可以去她们那里避避,过后再做打算。

????话说回来,这城里只怕到处都是君尽欢的人,他如何避开这些人的耳目?

????他拿出随身携带的救助包,从里面拿出一面小镜子和一把小刀,开始刮胡子和剪头发,想试着改头换面,看看能不能蒙混他人。

????没过多久,他就刮净了胡碴子,提高了两鬓的位置,还将眉毛修得细致了一些,面容看着是有两三分改变了。

????但这还远远不够,他需要进行更多的乔装,这附近应该有人,他得找些普通人,“借”几件普通的衣装来用用,当然还得顺便找些食物补充体力。

????在山林里躲到太阳快要落山时,他才走出山林,沿着小径往前走。

????走了一阵以后,他就走到了一条看起来有些简陋、冷清的老街上,也看到了零星的路人,有的路人个头与他差不多,有的路人还带着食物。

????感觉他的运气还不错。

2

欢迎大家访问:无名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bookwm.com/book/61333/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