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芳笑道:“我自然是不怕祖师的这些检查的,只是,它们会不会在检查的时候对我造成损伤?”

  任之初:“放心吧,它们是上古至宝,绝对不会对你造成任何损伤。”说着食指摧动着一个小盅朝方芳头顶飞去,“这是可探测记忆的至宝,它会将你有生以来所有的记忆都凝成画面,展示出来。”

  方芳:“我是女子,终究有些属于自己的小秘密,祖师,您这样探查我的记忆,是不是有点……”

  任之初:“你说的不无道理,我不会让这些画面展现,而让它们只在我脑中显映出来就是。你就算有秘密,我发誓不对任何人讲就是。”

  那小盅在方芳头顶停下来,散发出柔和的光芒,眼见就要将方芳整个人笼罩其中,方芳身上突兀地就迸射出浓重的黑气,与此同时响起一个颇有磁性的男中音:“方芳,你就任由他这样探查你的记忆?呵,其实你是想让他回想起你们旧时的一切吧!”

  方芳脸上骤然变色。

  陈惜道脸色骇然。

  任之初的脸色则黑成了锅底。

  方芳已经被那黑色的浓重鬼气裹携着往门口疾射而去,陈惜道就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首当其冲,被她疾射的身影剧烈撞击,“啊”的一声惨呼倒地。

  “贱人,竟敢杀师灭祖!”任之初怒喝声起,朝那一人一鬼追踪而去。

  那大鬼修为丝毫不弱于任之初,虽是带着方芳,但是速度却是风驰电掣,虽没有将任之初彻底甩掉,但任之初一时半会儿想要追上他也是难为。

  只是刚刚出了Z市,到得郊外一处山区,晴朗的夜空突然就雷声轰传,一道水桶粗细的紫色巨雷从天而降,正击在那一团庞大的黑色鬼气之上。

  “啊……”男子惨呼声起,疾射的身影也骤然而停。

  方芳摔倒在地,虽然被男子保护着,但也被电成了爆炸发型,一脸焦黑,身上的衣服也破了好几处。

  而在她旁边,倒着一个俊美至极、只是脸色铁青、嘴唇发黑的男子。他的下半身呈现为团团鬼气。

  不是他不想整个鬼体都化出人形,实在是刚才那一道闷雷太强了,把他的人形鬼体给劈坏了半截。他想要重塑人身得花费好长一段时间修炼才行。

  不过他怕是没有机会了。

  任之初已经追踪上来,冷眼瞪视着坐在地上看着重伤大鬼发呆的方芳。方芳看着重伤大鬼的失魂落魄的目光一瞬间让他明白了一切。

  “方芳,”任之初愤恨不已地道,“你身为道门传人,竟然爱上一个鬼物,可知罪孽深重?”

  方芳把大鬼挡在身后,恳求道:“祖师,求你放过他!放过他!”

  说话间,又有一个女生的声音响起:“哎哟我去,跑那么快,害我差点追不上!”然后一阵自行车铃声响了起来。

  【一夜相思不尽欢】:“哎哟我去,主播你好不好的,非要骑着一辆共享单车来追鬼吗?”

  【魅】:“感觉好违和……”

  【槐梦神姬】:“习惯了就好。象这种有鬼出现的惊悚大片,到主播这里绝对能搞出N多的笑点出来。”

  【主播叶新绿】:“拜托,我这不是没办法吗,我现在又施展不出多少法力。”

  【狒狒】:“咋不让珍妮带你一程呢?驾着云来还足够拉风,跟骑着共享单车来显示的B格那绝对不在一个档次啊!”

  【主播叶新绿】:“哎哟,忘了这茬了。”

  【狒狒】:“……”

  方芳一脸惊悚地瞪视着在月色下出现的自行车以及车上的女生身影。

  任之初转身,看到叶新绿身下的小蓝车,不知第几次碉堡。

  叶新绿把车停到一边,走到近前,笑吟吟地看向方芳身后的大鬼。

  那大鬼虽然重伤,但只是下半身无法凝成人形而已,见她看过去,便狠狠地瞪过来,冷声道:“秋玲,一切都是你在搞鬼,是不是?”

  叶新绿笑道:“你们一个是千年大鬼,一个是蜀山道士,却千方百计地要害我这一个小小凡人,这其中的缘故想必不简单吧。你们说,是让任之初探了你们这一人一鬼的记忆呢,还是你们自己把一切说出来?”

  方芳咬牙切齿地道:“秋玲,你这贱人,前世夺了我的夫君,这一世为什么还要处处与我过不去?”

  叶新绿不无嘲讽地笑道:“方芳,好象是你一直在找我的麻烦吧!是你令你身后的大鬼,把我房间里的鬼物全都提升了修为,惹来你蜀山一堆化神以上的道士来追查我;是你把我的灵魂拘出体外,让你身后的大鬼附体在我身上干了一堆龌龊事,破坏了我的名誉;也是你,在隔壁Q城放了一只恶鬼伤人,把蜀山的祖师和一堆道士都引去了Q城……方芳,你搞了这么一堆事,无非就是想害我……”

  方芳:“是你!是你先抢了我的夫君!”

  叶新绿:“你也说过,那是上辈子的事了。”

  “那又怎样?”方芳歇斯底里地喊,“前世债,今世偿,这有什么不对吗?”

  叶新绿:“问题在于,你自己觉得是别人抢了你的夫君,但实际上真是如此吗?好象你的前世只是与别人同为妾室,而你所谓的夫君,只不过更宠爱另外那个妾室而已。”

  方芳听的脸色一变,骇然问:“你……你怎么知道这些?”

  她身后的大鬼沉声道:“方芳,看来这个女生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面对他这样的大鬼居然丝毫不被鬼气影响,没有半点怯意,这绝对不是一个凡人能够做到的事。

  方芳瞪视着叶新绿,不无嘲讽鄙视地道:“她能有什么本事?有本事还会被换魂?”

  大鬼不吭声了。

  任之初:“方芳,看来你先前确实是在说谎,换魂根本就是你自己一手所为,并非是被鬼物操控。”

  方芳满脸失望地瞪视着他:“任之初,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我都对你情有独钟,可为什么?为什么你始终都不肯正眼看我一眼?你为什么眼里心里都只有这个贱人?”说着狠狠地一指叶新绿。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欢迎大家访问:无名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bookwm.com/book/61253/1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