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兄,你之所以感应不到,那是因为这里被人布置下了一座幻阵!”

  云笑将目光从钱老板的身上转将回来,下一句话的对象已是变成了宁书佑,此言一出,那钱老板心头的不安,愈发浓郁了几分。

  “幻阵?”

  宁书佑并不是阵法师,因此他眼中的疑惑越是浓郁,无论他怎么感应,也根本感应不出那幻阵的分毫气息。

  “那你有办法破阵吗?”

  虽然宁书佑倾尽全力也感应不出大阵的存在,但他并没有在此事上纠结,云笑能不能找到真正的密道入口,才是最重要的事。

  “为什么要破阵?”

  闻言云笑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此言一出,又让钱老板心头信心大增,暗道认出那是一门幻阵是一回事,能不能破阵,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阵法一道之所以不是大陆战斗的主流,那是因为布阵过程繁杂,在和敌人生死交战的时候,对方又怎么可能让你轻松布置出一门大阵呢?

  因此一般来说,阵法一道大多还是用在护宗或是护族的大事之上,又或者事先布置好一座大阵,想方设法将敌人引入阵中,那样就能立于不败之地了。

  钱老板知道,眼前这座幻阵,乃是由圣阶高级阵法师的圣医盟大长老亲手所布,其品阶已经达到了圣阶高级。

  就这种品阶的大阵,哪怕是一个同为圣阶高级的阵法宗师想要破解,恐怕也得花费十数日的时间好好研究,最终能不能破得掉,也要看天意。

  眼前这灰衣小子年纪轻轻,脉气修为暂且不说,至少钱老板有理由相信,其在阵法一道上的造诣,绝不可能达到圣阶高级的层次。

  既然如此,感应出大阵的存在,和成功破解大阵有着本质的不同,在钱老板看来,这灰衣小子只是感应能力强悍,在阵法一道的造诣,又怎么可能比得上大长老呢?

  “宁书兄,待我进去之后,你即刻赶回圣医盟,找一些信得过的人暗中等待时机,只要圣医殿有所动静,便饲机而动!”

  云笑转回头来,先是对宁书佑叮嘱了一句,然后又转头看了看脸色惊疑不定的钱老板,说出来的这番话,让得后者脸上的不屑愈发浓郁了。

  对于钱老板的不屑,云笑并没有丝毫的在意,他已经感应出这门幻阵的威力,所以并不担心这密道入口会出现什么变故,宁书佑留在这里,也只能是被动等待罢了。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趁此机会做点有意义的事,对于其他的医盟天才,云笑自然是不太关心,但莫晴还在圣医盟总部,他无论如何放不下心来。

  如果不是担心打草惊蛇,云笑都会直接将莫晴从圣医盟内带出来了,但是现在嘛,一切都得看他进入圣医殿之后,能发挥出什么样的作用了。

  “星月师弟,你自己小心!”

  眼看云笑已经踏出一步,宁书佑忍不住高声出口,作为圣医盟第一天才,他清楚地知道前者这一去到底会有多凶险。

  在那圣医殿之中,可不仅仅是有心毒宗的两大强者,还有着万素门的两大至圣境强者啊,云笑固然是惊才绝艳,但相比至圣境强者,还是太不够看了。

  唰!

  就在宁书佑声音落下的一刻,他身旁的灰衣少年,已经是一步踏出,紧接着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因为灰衣少年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外间两人的视线之中。

  “我说宁大少爷,你不会真以为那小子能找到密道的入口吧?”

  就在宁书佑怅然若失的当口,一旁的钱老板忽然开口出声,声音之中蕴含着一抹不屑,直到现在,他都不认为那个灰衣少年,能真正找到密道入口。

  幻阵之所以叫做幻阵,那就是说你在外间看不到阵里的真相,而进入幻阵之内的人类修者,最大的可能就是迷失在大阵之中,一百年也转不出来。

  在钱老板看来,那灰衣小子就是想逞英雄,而一旦陷入幻阵之内,就会知道这门幻阵的厉害了,到时候还不是要靠他这个掌控之人去解救?

  钱老板打定主意,一定要让那灰衣小子吃够了亏,这才将之解救出来,或许在他看来,这也是在历练这个年轻人,以后行事不要再像这般鲁莽。

  外间宁书佑看不到幻阵之内的情况,但是已经拥有了某些手段的钱老板,虽然布置不出这样的大阵,但至少阵内是什么情况,他还是感应得颇为清楚的。

  在钱老板话音落下之后,他并没有理会身旁的宁书佑,而是一瞬不瞬地感应着幻阵之内的情况,想要看看那个灰衣小子,是如何如无头苍蝇一般在阵内乱转的?

  “咦?”

  然而在钱老板的感应之下,进入幻阵之中的灰衣身影,连一刻都没有停留,便是直接朝着某个方向而去,而且走了两步之后,瞬间变幻到了另外一个方向。

365bet大小盘什么意思  事实上钱老板不知道的是,以云笑现在的阵法造诣,固然是布置不出圣阶高级的阵法,但以他对阵法一道的了解,只是规避这座幻阵的某些危险,还是能轻松做到的。

  毕竟前一世的龙霄战神,除了医毒两脉双修之外,更是货真价实的圣阶高级阵法宗师,甚至是和那位圣医盟大长老,也曾经切磋讨论过阵法一道。

  在九重龙霄之上,达到圣阶高级的阵法宗师并不多见,为了能让自己的阵法之术再提升一步,很多的顶尖阵法师,都会主动找上当时惊才绝艳的龙霄战神。

  圣医盟大长老也不例外,所以就算转世重生的云笑,是第一次见到这门幻阵,但以他对那位圣医盟大长老的了解,入阵之后稍加熟悉,便已经能做到信步而为了。

  可惜这些钱老板都不知道,他只知道那灰衣小子年纪轻轻,进入圣阶高级的幻阵之后,必然会像无头苍蝇般乱闯乱转,直至完全迷失。

  然而在钱老板的感应之中,那灰衣少年刚刚踏出的几步,还有那折而向左的方向,都让他十足心惊,因为至少这几步那少年是没有走错的。

  “呵呵,钱老板,有的时候可不能太自信哦!”

  似乎是看到了钱老板眼眸之中的某些东西,一旁的宁书佑侧过头来,口中发出一道轻笑之声,到了这个时候,他终于是彻底放下心来了。

  就算宁书佑感应不到幻阵之中的情况,但从钱老板的脸色之上也能猜出一些端倪,若不是云笑在阵中做出正确的动作,又何至于让钱老板如此震惊?

  “宁……宁大少爷,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再次感应了大阵之内那道身影的一番动作之后,钱老板脸上的惊意愈发浓郁,口中的称呼也不自觉地将“小子”二字隐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疑惑不解。

  刚才钱老板可是清楚地感应过一番云笑的修为,虽然没有感应出真相,却从对方的年纪上推断,这灰衣少年的修为绝不会太高。

  事实上这只是因为钱老板本身的修为太低,只是化玄境的阶别,在云笑有意的隐藏之下,他又怎么可能感应得出来?

  正是这些原因,才让钱老板认为云笑根本没有找到真正密道入口的机会,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将他先前心中所想全然推翻。

  因为就这么一丁点的时间,云笑离真正的密道入口又近了几分,而且在钱老板的感应之中,那个灰衣少年真是半步也没有走错,就犹如在自家后花园一般。

  这个发现让钱老板百思不得其解,一个年纪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人,怎么连大长老亲手所设的圣阶高级幻阵,都没有丝毫效果了呢?

  “我只能告诉你,他的来头很大!”

  宁书佑自然是不可能将云笑真正的身份说出来,这一句回答也不可能让钱老板感到满意,在他的印象之中,哪怕是那位帝宫第一天才,也做不到这一步吧?

  “老钱,我知道你很谨慎,但请你相信我们是在救圣医盟于水火之中,此处密道的守护,就拜托你了!”

  虽然之前钱老板推三阻四,但宁书佑也知道对方所为是正确的,也只有这种谨慎的态度,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毕竟谁知道宁书佑和那个灰衣小子,是不是被陆家或是苍龙帝宫收买,在这里反其道而行之,想要骗得最后一条密道入口所在的方位?

  说完这句话之后,宁书估轻轻拍了拍钱老板肩膀,却是发现这听药居的老板有些失魂落魄,当下不再多说,自行转身回转和圣医盟总部了。

  “这一步对了!这一步又对了!都对了!”

  陷入某种失神状态的钱老板,对于宁书佑的离去视而不见,其一门心思全都转到了对幻阵的感应之中,口中的喃喃声,也昭示了他内心的极不平静。

  而当某一刻来临之时,钱老板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用尽了一般,直接瘫倒在地,因为在他的感应之中,进入幻阵的灰衣少年,整个身影都已经消失在了某处。

  这意味着什么,他知之甚深!

欢迎大家访问:无名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bookwm.com/book/2481/2380/